http://www.ttsacctg.com

这成为传统企业跨界游戏的又一案例

  与2018年这个时候相比,如今在IPO排队榜单中的游戏公司数量,已经从10家减少到6家;即便与2018年三季度底相比,排队等待A股IPO的游戏公司数量也是减少的:从8家减至6家。其中原因何在?

  又如,3月4日,生产电线电缆用高分子橡塑材料的杭州高新发布公告,拟以自有资金2.5亿元收购快游科技100%股权,评估增值率达649%。这成为传统企业跨界游戏的又一案例。3月13日,杭州高新表示拟对此项收购案的交易对象、交易价格、交易比例等作出变更。

  而行业在这段时间里备受关注的变化是:自2018年3月机构调整开始后,网络游戏版号的发放在事实上进入了停滞期;直到2018年12月29日,也就是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,“停摆”9个月的网络游戏版号才终于迎来了重启后的第一批名单。

  记者查阅发现,目前还在IPO排队的6家游戏公司中,有4家公司拿到了新游版号。其中,四三九九拿到的新游版号最多,有7款;华清飞扬有2款;趣炫网络与柠檬微趣各有1款。

  

  新的借壳案例也开始出现。赫美集团上月中旬的一则公告,宣告了在新三板挂牌的“中国移动电竞第一股”英雄互娱借壳A股赫美集团的大幕拉开。

  而体现耐力的标志之一,是新游的上线营运――这需要版号。在行业寒冬中尚能坚持排队IPO,不仅需要耐心更需要耐力,

  尽管如此,质地优良或有特色的游戏公司,还是能够获得资本垂青的。比如,3月18日,市场传来字节跳动收购三七互娱子公司――上海墨■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消息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3月12日墨■数码法人变更为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张利东,大股东变更为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。

  在这一年间,从IPO排队榜中消失的游戏公司包括:广州多益网络、浙江无端科技、苏州蜗牛数字、上海波克城市,坚持留下来的是:上海米哈游、广东趣炫网络、北京乐元素、厦门四三九九、北京柠檬微趣、北京华清飞扬。

  那么,游戏玩家们会去哪里呢?他们认为,玩家会被吸引到《王者荣耀》以及《绝地求生》等大逃杀模式的游戏(俗称“吃鸡游戏”)和抖音那里去。

  

这成为传统企业跨界游戏的又一案例

  业界认为,新游版号过审虽然还不足以构成影响游戏公司IPO的主要因素,但是,新游充沛能抵消老游戏生命周期的衰减,多少还是可以加点分的。

  从拟IPO的游戏公司披露的文件来看,IPO审核也体现出对于游戏版号的关注。如监管层在北京乐元素的反馈意见中就提出:“《开心消消乐》(网页版)游戏的版号正在申请中,且尚未履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审批程序。”北京乐元素在2018年3月30日更新的预披露文件显示,公司已拿到了相关版号。

  而游戏圈里的资深业者对行业看法依然谨慎。在他们看来,不具有头部特征和独到产品的大多数游戏公司,在2019年的处境不妨这样描绘:要版号没版号,要产品没产品,渠道没有量,买量成本一路高涨,甚至可能出现好IP也不吸量的状况。

  截至目前,审核重启后拿到版号的游戏总数量为819款。而在排队IPO的游戏公司中,只有4家拿到了新游版号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